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脑内觉军的若干元素

1.狗牌(中士
2.短匕首(刺杀,qpy用
3.弹簧刀(私设
4.枪支(枪管较多?
5.药品(双重人格
6.香烟
7.停战协议(含战争
8.伤口,拇指上的老茧
9.军靴,军服
10.圣经,十字架

《无可更改》

*乱码,准备生日的心烦

管不住没写完作业还是胡思乱想的手,基本是想到哪里码到哪里。


大概是几年前开始的,Flippy的信件里会出现几封未署名的信件。字迹或潦草或工整,有几封歪歪扭扭的仿佛出自小学生。Flippy每晚七点准时从信箱里将信件取出,认真读过他们的信件后,提笔在它们的信件后标上一个小数字,然后小心地塞进地毯下。信件的内容不一,有的是救助院院长感谢他前段日子将孤儿们的庇护所拯救出,有的来自之前尚存战友问候,但无一例外的,他们在结尾都进行了一番不必要的道歉。

“我很抱歉,虽然这么说,但是就我所知,我并不认识你的来信里所描述的那个男人。”

“实在是对不起,您帮助了我那么多,然而我...

《【觉军】No turning back》

'*旧稿
(他没有什么信仰,只想等着雨停。)

他睁开眼,是一个晴天。
雨水打落浆果灌满他的长筒靴,它们腐烂,渗透到长袜的每一丝针线去,与牛皮上长出的青绿色苔藓一同杂糅,享受夏日里未干的、潮湿的空气——一切都令他难受不堪,像被无数双手摁住脑袋,塞进未经发酵的酒缸,在异味掺杂的海潮中被淹没。

藤蔓在他的耳朵里发芽,而盛夏不曾断绝的暴雨则令他的皮肤上叫嚣着的每个细胞疲惫不堪。

他已经忘记是何时开始肩扛一支猎枪,蹬着长筒靴踩着泥土走上战场;而不是像众人期待的那样在无数个同今天这般无所事事的日子里拉着一把涂过白油漆的扶手折椅,坐在面朝草地的院子里,看日光被切割成诸多不规则的碎块,再像纷飞的纸片散漫散落一地。平...

《【觉军】早安》

*脑洞而已,惯例短小,慎入?
*忙哭了……

早安

冰箱里残留的是昨日的腐肉。
Flippy想了想,最后还是戴上一次性手套,连带着腐肉和托盘一同走到门口扔进了绿色垃圾箱车里。他委实而言并不喜欢苍蝇向往的尸臭味,在过去甚至远远见到,衣料下的皮肤都会其一层鸡皮疙瘩,并非过敏,而是天然的厌恶。

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你将鸡蛋煎焦了。”Fliqpy拿着Flippy从邮箱里取回的早报,随意翻阅了几页后就丧失兴趣扔到一边,一边拿叉子剖开完好的蛋黄,一边将烟头碾碎在首页微笑演讲的总统候选人脑门上。

“我设定了时间。”
“但它还是焦了。”Fliqpy将分成两半的蛋黄撬开,推到Flippy面前,让他看金黄色的汁水如...

《【觉军】Trade交易》

*未完 未完 未完!

*短到不可耐。不打TAG【。

*想炖肉卡住了


Trade 交易


“一会我带你越狱。”在Flippy失去自由的第二十八个小时,一个男人踹开了狱门,嘴上还叼着一支燃到一半的老船长香烟。他有点想笑,看着男人的行装——大开的V字领下裸露着强健的肌肉,皱乱的军装底下是卡其色的衬衫。难以想象,上一秒Flippy还只看到那军绿色军靴的黑色靴底与扬起的灰尘,而现在他被男人有力的手扯着衣袖,可惜地看着逐渐远去的洒遍一地的文件。


“I CAN RUN,Fliqpy.”Flippy说,活动了一下重新获得自由的手臂——上半部分实验...

《【觉军】回去?》

*元旦快乐,依旧在摸鱼

*短小again

*起源是带着你留下的伤口,贴着你给的药,我用枪支对着你的眼睛。结果我写成了这个【。


回去?


“出来吧。”Fliqpy讥讽地笑了声,将手中的烟头弹出,看着从黑暗中走出的绿色身影嘴角上扬个漂亮的角度,不知是几分意味,语气里带上了俏皮的转调,“应该怎么称呼你——比如正义的Flippy?”

“随你,和我回去。”Flippy冷冰冰地回应。

“回去?回哪里?”Fliqpy突然凑上去,去亲吻Flippy的嘴唇,但还未近身就很快被后者反手抵挡住,用手肘用力撞击后,Flippy迅速与他保持十五厘米的距离,警惕地防备着再一次地进攻。...


《【觉军】扯淡》

*诈个尸,乱写。

*惯例的短小没有逻辑。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Fliqpy突然从前座上扭过脑袋,嘴角微微上扬,语气里带了些俏皮的转调,有种莫名的嘲讽与调侃意味,“如何将你的脑浆伴着芥末味的冰淇淋嚼着吞咽下去。”

“听起来真是有趣极了,Fliqpy。我从来不知道你的冷笑话可以说得如此好。尽管不可能,我会告诉你,这个味道一定是难以形容的糟糕透顶。”Flippy回答,挑挑眉头,瞥向Fliqpy无视自己的目光,打开汽车匣子取出一包压瘪烟盒的手,还未开封就能嗅到里面尼古丁散发的恶臭,“仅此一支,你我都是。”

不然我会先一步杀了你。


汽车被停靠在街道的一旁,中...

《【觉军/段子/脑洞】》

*_(:зゝ∠)_单纯就是各个片段,我没想好怎么串起来。到时再改。

*知识没考证,估计我天文的基友又要骂我乱造了。

*穿越黑洞是不可能的目前说?


“我不需要解释,我他妈的只要你给我滚回来。”

「那不可能,Fliqpy。」Flippy伸出自己已经呈现半透明的手,「至少我觉得我已经是这个程序的一部分了。」

“闭嘴。”手轻易地透过了半透明的身体,什么都触碰不到,除了无法紧握在手心的空气。

「接受现实吧。不过是自食其果罢了。」


第一枪宇宙炮火打响在不远的星球上。

宁静的清晨拉开窗帘,昨日还开着鲜花的土地已经被炮火给夷为平地——吞吐间再也没有鲜花的味道...

《【HTF/梗】School War校园战争》

*是梗不是文

*微洁/觉军


School War校园战争


“前线,前线,Giggles报道,Fliqpy已经穿越最后一道防线啦。oh,my Gosh!我去处理一下,保健室的药瓶被子弹打碎了。收到请回应。”


“Petunia端接收正常,Flippy已穿越花坛防线,预计十分钟后与Fliqpy相遇。目测目标携带小型枪支,Gig你自己注意。”


“Well,I will.”Giggles结束了短暂的通讯,顺手一扔将打破的玻璃瓶渣通通塞进了保健室的垃圾桶里。无视门外再次响起的爆炸声和被气流掀起的第三防线的铁门,Giggles拿起别在腰间的一排银...

《【觉军】吻痕》

*贯彻短小原则。应该算是背后注意?

*不带感的描写慎入。无人称代词一百年。

*百日觉军Day 5【QAQ


右手大拇指摩挲着照片的边缘。棱角的尖锐刺伤了手指,豆粒大的血珠静静地汇聚成一条细小的河流流到地板上。滴答滴答地打在冰凉而干净得反射出自己倒影的瓷砖上,仿若一首安静的催眠曲。Flippy收好了照片,扯了扯风衣的领口让它遮住自己脖颈上的印子。他并不担心那道连伤口都算不上的口子会感染上什么病菌。


他们亲吻着。

激素都已经不能激起他们的兴奋,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就像是每日放在床头的温牛奶和早晨的一句早上好。随着舌头重心的转移,酥麻感让喉咙不由自主地放行...

《【觉军】野营》

*解压向again,惯例的短小。没梗心塞。

*懒懒懒,ppy欢脱得我自己不忍直视。难得玩一下qpy【滚

*百日觉军Day 4


“我一直说野营是一个愚蠢的主意。”

“但是你还是来了。”Flippy随意找了点小木段,点燃后把它丢进了眼前架起的木柴堆里。他瞥了一眼红油漆都已经被灰尘糊干的注意防火的标志,想了想还是好心地将它重新竖立起来。他可不想因为森林大火而再一次被头版给报道——虽然说到底都是某人的错。


等架好野炊的架子,生完火,Fliqpy还是维持着一开始的靠在一颗松树下的动作没有变,时而用粗糙的鞋底摩挲着满是落叶的土地来打发时间。他掏了掏自己的口袋,里面空空如也。本...

《【觉军】烟瘾》

*解压第五弹,依旧短小。完了我不会写正常的东西了。

*讨论有关qpy的烟鬼形象。其实这种相处模式我挺喜欢。

*百日觉军Day 3


“说实话。”

“什么?”Fliqpy挑眉,伸手拔去了树立在自己面前的一对银色刀叉——它们在三秒前差点成为刺入自己心脏的凶器。他自然不会去感慨自己运气好,正好刀叉落入了自己盘中煎得七分熟的青椒牛排,让牛排承受了变得焦黑的命运,相反,他有些恼怒:难得一顿正常的晚餐就被弄成如眼前的凄惨状。


“你抽烟了,而且把烟蒂落在窗台了,亲爱的Fliqpy。”Flippy一脸皮笑肉不笑地看着Fliqpy,手上扬着一包从锁在抽屉内层的暗匣里的烟盒——天知道他...

《【觉军】病态》

*解压第四弹,依旧短短。回家晚了码得有些仓促_(:зゝ∠)_BGM没有源地址心塞。

*(இдஇ; )去B站逛了一圈简直cry好棒好棒。写了写最初印象的觉军——我讨厌你,我要杀了你,但是我就是这么无可救药地喜欢你。

*ヾ(。`Д´。)百日觉军Day 2 看我坚持大法


“你真是太令人烦躁了。”Fliqpy将Flippy按倒在墙壁上,用几近扳断Flippy手指骨的力度将他的双手死死紧扣,“伪善的面孔看着就让人作呕。”薄荷色的头发微微摩挲着Flippy的脸颊让他感到脸上痒痒的,同时那特有的老船长香烟的味道让他十分不舒服。


“放开我,Fliqpy,我不想...

《【觉军】WET WEATHER 在那潮湿的时候》

*解压第三弹,依旧懒,短。

*观点仅限本人,没剧情,看看就好了。

*百日觉军 Day 1


他们在雨中升起篝火,围绕着熊熊燃烧的火焰跳起舞。雨水打在脸颊上,滑落,亲吻着彼此而浑然不知寒冷已经从湿透的脚趾缝间蔓延开。他们感觉太热,又感觉太冷,紧紧拥抱着,舔舐对方雪白的脖颈以索取最后一抹温度。

他们被世人称作疯子。

他们与世人背道而驰。


“你疯了,Fliqpy。”Flippy说,双手却毫不避讳地环上Fliqpy的脖子。雨水濡湿了他的白衬衫,紧紧贴合着其下光滑的皮肤,勾勒出白色布料下若隐若现的曲折身线。他的嘴唇凑上去,微微踮起脚尖仰起脑袋以索求一个长吻。...


给百日觉军上传的一张话题图

《【觉军】mistaken meeting ||错误相遇》

自己一个神经病的吸血鬼脑洞,给自己解压用,对吸血鬼的了解基本为零。


私设成山,Ka-Boom,Sneaky出没。


OOC OOC OOC 如果有空再后续



错误相遇


01


Flippy的愿望是成为一名军人。


但不幸的是在他年纪达到可参军的那个晚上,血统稀薄到可忽视的吸血鬼细胞就像是冬眠过后一下子觉醒了。没有强大的实力到仅是注视人就可以让人类臣服,却仍需要血液,怎么想未来都是万分坎坷。



“Flippy,你……哈哈哈。”Mouse Ka-Boom,Flippy的挚友之一,听说了Flippy的经历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拍肩安慰Flippy...

《[觉军]【短打】Love Ya》

*不在状态的短码,或许有不适。改日再凑成故事。剧情乱。

*Love Ya= Love you【口语与正式的区别貌似

*灵感来自BGM,但是写不出那种感觉心塞_(:зゝ∠)_

BGM:Love Ya—— SS501


Love Ya


他是个骗子。——题记


Flippy病了。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到底生了什么病,日复一日地,苦涩得难以下咽的药物填充着他的胃袋。有时候就要觉得自己要死去,可偏偏有人在死亡边缘拉了他一把,把他拉回了现实。不知应该庆幸逃离死亡,还是要继续恐惧生的厄运。


你会好起来的,站在床头边绿发的男人说,手上拿...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