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我的父亲是个逃兵,”Flippy接过烟头,深吸一口,感受当地烟草气息在口腔里扩散,渗透,撩拨起腔壁下的细胞,“尽管如此,我的母亲仍愿意相信他是个十足的英雄。在她的熏陶下,我逐渐在脑内塑造出一个在硝烟弥漫之下扛枪流血作战男人形象,甚至骄傲地将自己的柴犬取名为‘士兵’。直到见到那落魄的流浪汉,我才知道自己的幻想多么荒诞无稽。”

 
评论
热度(3)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