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觉军】早安》

*脑洞而已,惯例短小,慎入?
*忙哭了……

早安

冰箱里残留的是昨日的腐肉。
Flippy想了想,最后还是戴上一次性手套,连带着腐肉和托盘一同走到门口扔进了绿色垃圾箱车里。他委实而言并不喜欢苍蝇向往的尸臭味,在过去甚至远远见到,衣料下的皮肤都会其一层鸡皮疙瘩,并非过敏,而是天然的厌恶。

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你将鸡蛋煎焦了。”Fliqpy拿着Flippy从邮箱里取回的早报,随意翻阅了几页后就丧失兴趣扔到一边,一边拿叉子剖开完好的蛋黄,一边将烟头碾碎在首页微笑演讲的总统候选人脑门上。

“我设定了时间。”
“但它还是焦了。”Fliqpy将分成两半的蛋黄撬开,推到Flippy面前,让他看金黄色的汁水如何夹着炭色流溢到陶瓷盘里。
“Well,我会重新做的。”Flippy挑挑眉,习以为常地端起盘子,瞥向挂在壁橱上的钟——上午八时,Flippy稍微皱起了眉头。

时间比以往早了些,于是Flippy做完一切后拿起了水壶走向后院。后院栽着最常见的灌木和甘蓝以及一些上位屋主留下的卷心菜。他记得自己初到的时候种下过一些无名花卉,直到邻近的粉发女孩掩嘴笑说Flippy你的花香都飘到街上了,他才看到角落里的一朵淡金色的花。单层花瓣,在阳光的照耀下有点像Fliqpy坐在窗台上抽烟的眼睛颜色。

他和Fliqpy的关系其实挺难说清——八个月前的凌晨两点,Flippy听到一阵敲门声,开了门看见满身是伤口和血迹的Fliqpy靠坐在他门前的牛奶箱旁。他一声不吭,只是将这个陌生男人给拖进了屋。Flippy在对方身上嗅到了同行的气息,他大可捅上一刀后处理尸体,但他实在困得要命,于是简单处理包扎男人的伤口后就爬回床上睡觉。

接下来Flippy逐渐习惯两个人的生活,做好晚餐,坐在沙发上看一日的新闻,无聊关电视的时候正好瞥见Fliqpy换了鞋走进屋来。
Fliqpy第一次吻他的时候,Flippy并没有拒绝,也没有丝毫的不适应,舌头灵活地交织在唾液里,拉扯,交换呼吸,仿佛本应如此。
拥抱,亲吻,做爱。一切都如此顺理成章,对方低下头去用牙齿摩挲他的肌肤,在他体内射出浊白色而滚烫的液体。然后亲吻,冲击,一夜无眠。

Flippy后来找到一份整理档案的临时工。偶尔性的,Fliqpy会一手拿着燃烧的烟头,一手扔过一串奇怪的代码在他面前。Flippy径直掐灭他的眼,然后写下另一串阿拉伯数字。
他从不过问对方为什么,如同对方对他那样。

Flippy一夜激情后睁开眼,对视上那双鎏金色的眼睛——漂亮得像宝石。对方薄荷绿的头发落在他额头上,嘴唇覆盖上来。

“早安。”

Fin

其实隐设定ppy失去嗅觉。

评论
热度(18)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