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他们捏住他的鼻子往喉咙里灌入刺鼻难闻的药水。

“HE SHOULD BE KILLED."

他该死。

药渍顺着斑斓杂糅成一团的军绿色外套而下,宛若蛟龙,却衬得其下的青筋都清晰可见。

他该死。他们重复着。


他闭上了眼睛。


鎏金色的瞳孔反射着妖冶的光,他舔抿着磨光的刀刃,不知是嘲笑还是轻蔑地哼了一声。

他们曾经高傲扬起的头颅,变成了最珍贵的藏品。

评论
热度(2)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