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觉军】Trade交易》

*未完 未完 未完!

*短到不可耐。不打TAG【。

*想炖肉卡住了


Trade 交易

 

“一会我带你越狱。”在Flippy失去自由的第二十八个小时,一个男人踹开了狱门,嘴上还叼着一支燃到一半的老船长香烟。他有点想笑,看着男人的行装——大开的V字领下裸露着强健的肌肉,皱乱的军装底下是卡其色的衬衫。难以想象,上一秒Flippy还只看到那军绿色军靴的黑色靴底与扬起的灰尘,而现在他被男人有力的手扯着衣袖,可惜地看着逐渐远去的洒遍一地的文件。

 

“I CAN RUN,Fliqpy.”Flippy说,活动了一下重新获得自由的手臂——上半部分实验痕迹已经完全愈合,新生的肌肤贪婪地吸收着即将到来的阳光的恩惠,他咂了砸嘴,靠得后者如此之近,能闻到对方唇角的烟草味道。

 

“闭眼。”Fliqpy说,在气流极速划过耳蜗只剩一阵无规则轰鸣声的时候,一个蛮横的吻落到了唇上——眼睛长时间未接触到刺眼的光线,眼前的黑暗仍不能阻止胃间涌起的不适感——舌头缠绕着,牙齿咀嚼着,没有理性,没有技巧,只知用本性将对方口腔的味道全部掠夺,做上标记。

 

你是Flippy。

他是Fliqpy。

 

他们诞生的一刻就被赋予了姓名。

一切都是相似的,又是截然不同的。

 

“他们差点杀了你。”

“是的。”Flippy将自己体内最后一片芯片取出,投入水中,迅速升腾起白色的水汽染红了清水——他清楚伤口短时间不会愈合,但好过被无尽追踪,在各种他甚至叫不出名字的武器指着脑袋,他嗤笑着说,“他们想要的只不过是我母亲所留下的这个身体。”

是死是活完全不用在意。

 

“留下来。”

Flippy注视上对方的眼睛,鎏金色的眼睛里自己挑起一抹危险的笑容。

“I REFUSE.”


——TBC

哪天我想起了再说。


 
评论
热度(3)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