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觉军】回去?》

*元旦快乐,依旧在摸鱼

*短小again

*起源是带着你留下的伤口,贴着你给的药,我用枪支对着你的眼睛。结果我写成了这个【。


回去?

 

“出来吧。”Fliqpy讥讽地笑了声,将手中的烟头弹出,看着从黑暗中走出的绿色身影嘴角上扬个漂亮的角度,不知是几分意味,语气里带上了俏皮的转调,“应该怎么称呼你——比如正义的Flippy?”

“随你,和我回去。”Flippy冷冰冰地回应。

“回去?回哪里?”Fliqpy突然凑上去,去亲吻Flippy的嘴唇,但还未近身就很快被后者反手抵挡住,用手肘用力撞击后,Flippy迅速与他保持十五厘米的距离,警惕地防备着再一次地进攻。

 

“你很聪明,Flippy。”Fliqpy咂咂嘴,有些褒扬地说。身体靠上电线杆,懒洋洋地像是不打算再做什么——虽然不知是故意演戏还是果真如此。

“承蒙,上一次你在我腹间留下的匕首印我记得。”Flippy耸耸肩,语气里并没有任何起伏,“人可不是一种会再次中计的生物。”

“但会好了伤疤忘了痛。”Fliqpy微微上扬下巴,“尤其是你。”

 

脚下的地板突然塌陷,土地连结着其上的电线杆倒下。不久之后火花如同喷泉般从裂开的地方的迸溅而出,像个不知疲惫的陀螺射出危险的火光。双手支撑身体,几个侧身翻转,Flippy毫发无损地退到了安全的地带,向着已经在窟窿的另一侧的Fliqpy骂了一声。

 

“你干的吗?”

“显而易见,不是。”Fliqpy摊摊手,鎏金色的眼里满是鄙夷,鼻子哼了哼,“如果是我不会只炸开一排水管,痕迹太明显了。”

 

“哦,对了,这个接着。”Fliqpy抛过来什么,准确地绕过了障碍物,很不屑地看着Flippy一脸警惕不肯捡起,鞋跟摩擦着地面,偏偏脑袋说,“伤口可以用这个。”

在Flippy还在犹豫是否应该说谢谢的时候,对方又再次开口了:“如果你想要你的军牌,可以按照里面的地址来找我,当然……”

“Shut up!”说完Flippy就把手中的东西撕得七零八碎。

 

I FUCKING KILL YOU.

我他妈的杀了你。

 

“What a pity.”Fliqpy有些有趣地看着这分光景,挑挑眉,向Flippy挥挥手,然后就把手塞进口袋里转身离去,转头向着那边的Flippy有些挑衅地露出一个笑容,“随时等你找我。”

“Flippy.”

 

“我会的。”Flippy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完这句话。

他会的。

他总是说到做到。

必将刀子架在那个人的脖子,将他的血管给割裂。


FIN


评论(1)
热度(18)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