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觉军/段子/脑洞】》

*_(:зゝ∠)_单纯就是各个片段,我没想好怎么串起来。到时再改。

*知识没考证,估计我天文的基友又要骂我乱造了。

*穿越黑洞是不可能的目前说?


“我不需要解释,我他妈的只要你给我滚回来。”

「那不可能,Fliqpy。」Flippy伸出自己已经呈现半透明的手,「至少我觉得我已经是这个程序的一部分了。」

“闭嘴。”手轻易地透过了半透明的身体,什么都触碰不到,除了无法紧握在手心的空气。

「接受现实吧。不过是自食其果罢了。」

 

 

第一枪宇宙炮火打响在不远的星球上。

宁静的清晨拉开窗帘,昨日还开着鲜花的土地已经被炮火给夷为平地——吞吐间再也没有鲜花的味道,取而代之的呛鼻的烟火味。战线不断地被延长,最终战火蔓延到了他们所在的星球。背着双肩包的战士踏着尚还温润的土地,亲吻家人的脸颊,同他们告别,然后走向了宇宙的战场。

黑夜里无数闪烁着的繁星,最终却是被炮火所点亮。

 

年轻,无畏。

战地上牧师高唱着颂歌。

 

 

Flippy打开水壶的盖子,将它倾倒,渴求着里面的液体。

可惜什么都没有,干涸见底的水壶壁上黏着污黄色的水垢,看起来有几分令人不悦。Flippy失望地把它扔到一旁,一抬头看到了巨大的计时表。没有指示时间,只是记录着战争开始的时间。一秒,两秒,不断地增加,仿佛永远不会有一个刻闪烁过后,终止它的使命。战火摧毁了众多建筑,而它巍峨不动,说起来还真是有几分嘲讽。

Flippy哼了一身,随便找了个位置躺下进入梦乡。

亘古的星海流转着,像极了人的眼睛,冰冷却深不可测,谁也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将你吞噬或是粉碎个千万次。

 

 

与一个人相遇在迷途的星河里几率有多大,Flippy不知道。

从三天起他就和一个叫做Fliqpy的人呆在一起,不说一句话,只是各干各的事情,偶尔的一句交流也是询问航向。爱好不详,军衔不详,故乡不详,目的是返回部队。这就是除姓名与外貌外,Flippy所了解的一切。

飞船不知是哪个年代残留下的太空站里搜出来的,简单维修好居然还能使用,能源也足够让他们晃悠上一个月。Flippy并没有系统得学过架势,于是任务就落在了Fliqpy肩上。

他比Flippy想象中的要了解驾驶得多,至少在穿越星云层与陨石堆的时候没见过那张没表情的脸上出现过几分慌张,只是用手指夹着燃到一半的香烟,打开了防卫系统,在必要时按下发射的按钮。

于是就这么游晃着过了三天。

残损的零件碎片成为了无人回收的宇宙垃圾,飘荡在无重力的宇宙间。如果在能源耗尽前不能找到部队,估计他们就得落得和列多夫斯基赫一般的下场——虽然并不少他们两人,更甚的是连宇宙垃圾的下场都不如。

 

 

穿越黑洞。

Fliqpy这么说着,脸上依旧是没有任何波动,反复就像是陈述个事实而不是提议。

“危险太大。”而且不一定能成功。

“不试一下就是真的危险了。”Fliqpy说着调出了能量条,蓝色的部分已经填占不满二分之一,“早点死与迟点死,你选什么。”

 

 

零件破损划破了Flippy的脸颊,一小道伤口夹带着流下的汩汩血液。

巨大的吸力仿佛要将他们扯碎,撕裂,成为宇宙的一部分。如同泥潭,你一旦踏入,就被拉扯进无穷的黑暗。他已经说不出话来,尽管加大了马力还是觉得时间太慢。

他握紧了Fliqpy的手,坚定而决不放松。

这不是玩笑,这是生命。

谁知道下一秒谁会断了呼吸呢?

 

能源不足的警示灯亮了起来。

没等得及骂该死,Flippy就已经松开了手。

人类是一座无穷无尽的能源库,如果你想,它能点亮一颗行星。

很多年前,不知是哪位老师曾经这么说过。

“就再见啦,Fliqpy。”机械臂连通上Flippy的身体。

“很高兴认识你。”Flippy说,声音不大,却能被听清。


FIN/TBC


评论
热度(9)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