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觉军】狂恋》

*狂野情人paro,最近在看,想写。

*未完,键盘坏了心塞啊,码完再打TAG┌( ´_ゝ` )┐

*数学家Flippy的设定……妈的怎么什么设定qpy都好有钱……qpy多情人慎

*百日觉军Day 6【啊我断断续续的ORZ


Flippy纠结再三还是选择关上了房门。

一支被削得极其尖利的铅笔被翻来覆去地玩弄在手掌之间,Flippy在计算它能减弱对面房门传来声音的几分之几。他隔着很远就能闻到那女性斑类的气味,如果没判断错误大概还是更为稀有的重种——毕竟那股骚味毫无保留地放出,整个屋子都是了。如果Flippy有洁癖,他大概会毫不犹豫地打开对面房门把那个赤身裸体扭动着自己身姿的女人一脚踹出去。

 

天知道Fliqpy从哪里拿到这么多钱来挥霍。Flippy的脑内迅速飞过一大串数据,然后把一位女性斑类同四分之三座小城划了等号,结果毛骨悚然地让Flippy转动着的铅笔都因为惊吓掉到地上。

 

有钱人真是神奇的生物。

Flippy绝望地把背靠上了自己的座椅上,丢下自己的铅笔和面前演算到一半的数学草稿,手臂蒙住双眼打算就此睡下来逃避着该死的现实。正当他快要睡着的时候,宽大的手掌带着熟悉的味道掀开了Flippy的眼睛。

 

“现在不是你该睡觉的时候。”Fliqpy说,他翘起腿坐到Flippy的床上,床垫立刻受到重力凹了进去,在Flippy默许的目光里从衣领口袋里取出了一支烟,点燃。感谢上帝,Fliqpy的衣服并未残留任何激情过后的味道,不然Flippy觉得自己会因为过敏而起一身的疹子。想起初来的时候Fliqpy开的门,白衬衫扣子不拘小节地开了一半,女人的口红印从脸颊到脖颈到处都是,一边无视自己,一边和另外一个风骚的翘臀女人说着baby goodbye,Flippy觉得当初自己没甩对方一巴掌而是留下来真是不可思议。

 

“是的,我的方程式还没算完。”Flippy故意说,饶有趣味地看着Fliqpy的脸色变得有些怪异,手上拿起了自己掉落在书桌底下的铅笔。

 

“Well,don’t be silly. 我需要你帮忙。”

“重种有什么做不到的,Fliqpy?如果你要我解某个数列我或许会欣然同意。”Flippy依旧选择性地避开话题,飞快地书写着一大串被Fliqpy称作鱼钩的算式,笔头摩挲着泛黄的纸张发出一阵刷刷的声响。

“吃醋了?”

“Pardon?”

“You are.”Fliqpy突然笑了起来,从口里吐出一阵螺旋形的烟雾。他从床上起身,蹬着他那双军靴走到了Flippy身边,“我需要你帮助,唯有你能解决。”

“Refuse.”


TBC

评论
热度(9)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