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觉军】吻痕》

*贯彻短小原则。应该算是背后注意?

*不带感的描写慎入。无人称代词一百年。

*百日觉军Day 5【QAQ


右手大拇指摩挲着照片的边缘。棱角的尖锐刺伤了手指,豆粒大的血珠静静地汇聚成一条细小的河流流到地板上。滴答滴答地打在冰凉而干净得反射出自己倒影的瓷砖上,仿若一首安静的催眠曲。Flippy收好了照片,扯了扯风衣的领口让它遮住自己脖颈上的印子。他并不担心那道连伤口都算不上的口子会感染上什么病菌。

 

 

他们亲吻着。

激素都已经不能激起他们的兴奋,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就像是每日放在床头的温牛奶和早晨的一句早上好。随着舌头重心的转移,酥麻感让喉咙不由自主地放行了一阵甜蜜的喘息,温暖的气流随着愈发激烈的骚动而徐徐上升。它不再满足于舔着嘴角的碎屑,而是向着衣领处的脖颈索取那独特的气息。

 

若是有一支温度计含在口中,那必能直观地体现体温的上升。红潮逐渐在皮肤上涌现,而视线逐渐被糊上一层水雾变得模糊,让这宁静的夜晚平添了一分情欲的色彩。

 

皮肤上附着着细密的水珠,刚刚清洗过后的缘故,头发上还带着洗发水的味道。随着愈发激烈的动作,头发上的潮湿被尽数沾染到垫着枕巾的大枕头上。那并不算优雅,一边将人压倒在床头,嘴唇靠近已经变得通红的耳垂附近,说着模糊不清的情话。简单的单词不断地重复着,却有着莫名的窘迫感。

 

 

有的时候理智这根弦就是那么容易被崩断,容不得去思考什么,手上搓捏的动作便加快了几分,羞耻的液体迅速蔓延开浸湿了手指指缝。对方嗤笑一声,抬起手指放在嘴唇边缘,模糊间似乎听见对方说了什么。没等反应说上一句反驳的话语,大脑就因为突然的进攻陷入了一片空白。空虚感,有种身体已经完全脱离掌控的感觉。

 

扳起抓住床沿的双手,对方蛮力地将它们与自己的双手相紧扣。

吻逐渐夺取了呼吸,睁开眼睛注视上的是对方同样睁开的眼睛。

如此相似,不用言语仿佛就能读懂。

是标记。

是占有。

 

 

Flippy表示自己并不是那么喜欢穿风衣,但他不得已。事到如今只能向着坐在窗台上风轻云淡地抽着烟的当事人骂上几句。

You belong to me.


评论
热度(34)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