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觉军】野营》

*解压向again,惯例的短小。没梗心塞。

*懒懒懒,ppy欢脱得我自己不忍直视。难得玩一下qpy【滚

*百日觉军Day 4


“我一直说野营是一个愚蠢的主意。”

“但是你还是来了。”Flippy随意找了点小木段,点燃后把它丢进了眼前架起的木柴堆里。他瞥了一眼红油漆都已经被灰尘糊干的注意防火的标志,想了想还是好心地将它重新竖立起来。他可不想因为森林大火而再一次被头版给报道——虽然说到底都是某人的错。

 

等架好野炊的架子,生完火,Fliqpy还是维持着一开始的靠在一颗松树下的动作没有变,时而用粗糙的鞋底摩挲着满是落叶的土地来打发时间。他掏了掏自己的口袋,里面空空如也。本来有的烟盒都被Flippy在他一脸鄙夷的目光里给掏出来扔到了山脚下。

 

阳光透过树林间的缝隙穿梭在林间,将怀表举过头——根本看不出方向。一些碎烟屑和一股烟叶的味道还有不知道是哪群鸟趁他把衣服仍在树下留下的黄色毛羽,Fliqpy把口袋给反过来,用鼻子轻轻哼了一声来表示他的不满,然后把目光投向了刚刚把野猪给分成块状串起来的Flippy。

 

“你可以尝试点红酒。”Flippy在地上铺上印有格子图案的餐布,他左手拿着一支高脚杯,右手像是酒吧的服务员一般将开了塞的红酒瓶倾斜一个角度,殷红如女人嘴唇的酒液便随着那条优美的弧线滑入透明的容器里。似乎察觉到了Fliqpy的无趣,挑挑眉将酒杯塞到了Fliqpy的手中。

 

“你真像主妇,Flippy。让人怀疑你其实是你父亲和某个法国女婊子的产物。”Fliqpy看看自己手中的酒杯,晃了晃酒杯似乎在确认里面是否被投放了白色粉末的物质,又抬头看看Flippy。他突然发现自己并不认识眼前这个突然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人。这也许就是别人所说的吃错药了,完了,他开始唱歌了。

 

“我感觉良好,Fliqpy——以及我父母忠贞不移。在绝境里总要找些乐子。”Flippy随便找了个靠近Fliqpy的位置坐下,左右手配合开始瓜分自己手上被烤得皮嫩肉香的野猪肉,一边思索着下次在开烤时要少加点香料,“上帝知道救援的队伍要什么时候来呢?”

 

迷路无疑是很常见的。

但明知自己会迷路,还什么实用的通讯设备都不带,这不免让人怀疑用心。

Fliqpy的脑内奔驰过小学救生指南里摆出“SOS”的白痴男女形象。

 

上帝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Fliqpy看着抖起腿的Flippy绝望地想。

造物弄人。


==============

没看错完了,每一次结尾我都想到一些色情的事情但是又懒得写。

滚去补作业、


评论
热度(16)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