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觉军】烟瘾》

*解压第五弹,依旧短小。完了我不会写正常的东西了。

*讨论有关qpy的烟鬼形象。其实这种相处模式我挺喜欢。

*百日觉军Day 3


“说实话。”

“什么?”Fliqpy挑眉,伸手拔去了树立在自己面前的一对银色刀叉——它们在三秒前差点成为刺入自己心脏的凶器。他自然不会去感慨自己运气好,正好刀叉落入了自己盘中煎得七分熟的青椒牛排,让牛排承受了变得焦黑的命运,相反,他有些恼怒:难得一顿正常的晚餐就被弄成如眼前的凄惨状。

 

“你抽烟了,而且把烟蒂落在窗台了,亲爱的Fliqpy。”Flippy一脸皮笑肉不笑地看着Fliqpy,手上扬着一包从锁在抽屉内层的暗匣里的烟盒——天知道他为了解开Fliqpy那堪称银行保护系统的机关花了多少精力。他现在很生气,很生气,以至于他选择懒得和Fliqpy绕弯,而是一脸笑容地看着对方从容地喝下一杯麦片牛奶。

 

“嗯,是的,所以呢?”Fliqpy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角的汁液,把它们揉成一个球形,精准射击抛到了自家的废纸篓里。他并不会害怕Flippy,他相信对方和自己一样,能随时从家里的任意一个角落掏出重型武器进行一番打斗——他们两个本身就是两大凶器,时刻向外辐射着危险的信号。

 

香烟在不久前抬了一次价,在烟盒表面印上了一些令人感到不适的图片:像是一个人烂了一半的肺,用大号的字体告诫着诸多如Fliqpy一般的烟鬼少抽烟。如果是学生时代的Fliqpy或许会因为抬价所造成的经济制约而暂时歇缓抽烟的势头,但是他不会了,现在他是个足够让自己活得自在的成年人。

 

“吸烟有害。不用我说,Fliqpy。”Flippy耸了耸肩,对方的行为完全在他的意料中,“曾经我也是一个香烟的受害者,但是我戒掉了,所以你也可以的。”

 

“我不是你,Flippy,第一点。”Fliqpy眯起眼睛,透过缝隙中能看到那双金色的眼睛里散发着一种懒散的情绪,他打了个呵欠继续说下去,“而且你戒掉的原因是那个公学实在是太严格得令人厌恶了,所以你才舍弃了你乖孩子的外衣,离家出走。然后这时候的你完全不记得抽烟是个怎么回事。所以不一样。”

 

“你越界了Fliqpy,协定里的第十条是不允许调查过往。”Flippy用鼻子哼了哼,“虽然你知道我不会举报你。”Flippy并不惊讶于Fliqpy会知道这些,就算Fliqpy没有调查,估计自己也在几次酒后把这些给全部抖出去了。

 

“如果你真的想让我戒烟的话。”Fliqpy从自己的椅子中起身,走到Flippy身边,左手勾住后者的下巴,低头就将一个吻烙印在了对方的双唇上,“你就应该满足我的欲望。”

 

“你最好别痴人做梦。”Flippy没有抵抗,而是再一次凑了上去,让自己的舌头充分游走在口腔里。

 

日子从来不让人厌倦。

 

 


评论
热度(23)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