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觉军】病态》

*解压第四弹,依旧短短。回家晚了码得有些仓促_(:зゝ∠)_BGM没有源地址心塞。

*(இдஇ; )去B站逛了一圈简直cry好棒好棒。写了写最初印象的觉军——我讨厌你,我要杀了你,但是我就是这么无可救药地喜欢你。

*ヾ(。`Д´。)百日觉军Day 2 看我坚持大法


“你真是太令人烦躁了。”Fliqpy将Flippy按倒在墙壁上,用几近扳断Flippy手指骨的力度将他的双手死死紧扣,“伪善的面孔看着就让人作呕。”薄荷色的头发微微摩挲着Flippy的脸颊让他感到脸上痒痒的,同时那特有的老船长香烟的味道让他十分不舒服。

 

“放开我,Fliqpy,我不想和你争辩。”Flippy因为手腕上的痛感而皱紧眉头,他并不知道对方发了什么疯,他甚至从那金色的眼瞳看出了不同于平时的愤怒。

 

“放开?”Fliqpy将手上的力度稍微放松了些,但还没等Flippy缓一口气,就再度用手将Flippy摁倒在木质地板上,十指力度之狠烈仿佛要穿透脖子渗入到里面的皮肤。头脑碰地的那一瞬间,脑壳与地板碰撞发出清脆的哐当声。Flippy在恍惚间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被撞得开裂,迸溅出白色的脑浆。

 

人最坚实的骨骼是牙齿,但是最耐冲击力的反而是你的头骨。因此这一下的冲击不至于死亡,但仍感到一阵七荤八素。Flippy第一次感觉那么一瞬间Fliqpy是对自己动了杀心,态度生硬得像变了一个人——不或是说这才是他的本性,没有理由的眼里充满了厌恶。

 

“你真应该死去,Flippy。你就是我视线里抹不去的一个污点,让我厌恶不已。”Fliqpy说,他把脸颊靠近Flippy,呼吸近得能感受到气息里温度的变化,“你知不知道你真的让我感到心烦意燥。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想着把你抹除掉。”

 

“每一次拿起匕首要对着你心脏刺去,却在你的转身的瞬间被打消念头。”

 

“你想表达什么,Fliqpy。”Flippy冰冷地打断了Fliqpy的话,语气变得如出一辙的生硬,被强行扳过的目光里不再有着反抗的念头,变得烦不可耐。他微眯起祖母绿的双眼,像是嘲讽一般嘴角露出一个笑容,既然被这样对待,那么也就没有理由继续自己的伪装。

 

“想说什么?”Fliqpy舔了舔Flippy的嘴角,舌头轻轻摩挲着后者的嘴唇边缘,轻轻地呵了一口气,“知道吗?你真的出乎意料的美味。让人忍不住去占有。”

 

“我喜欢你。”

 

“同时也讨厌你,喋喋不休的和别人在一起。”

“所以,留下吧,Flippy。”

Fliqpy露出一排的尖牙,笑得有几分狰狞。

你也逃不掉了。


FIN

评论(4)
热度(21)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