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觉军】WET WEATHER 在那潮湿的时候》

*解压第三弹,依旧懒,短。

*观点仅限本人,没剧情,看看就好了。

*百日觉军 Day 1


他们在雨中升起篝火,围绕着熊熊燃烧的火焰跳起舞。雨水打在脸颊上,滑落,亲吻着彼此而浑然不知寒冷已经从湿透的脚趾缝间蔓延开。他们感觉太热,又感觉太冷,紧紧拥抱着,舔舐对方雪白的脖颈以索取最后一抹温度。

他们被世人称作疯子。

他们与世人背道而驰。

 

“你疯了,Fliqpy。”Flippy说,双手却毫不避讳地环上Fliqpy的脖子。雨水濡湿了他的白衬衫,紧紧贴合着其下光滑的皮肤,勾勒出白色布料下若隐若现的曲折身线。他的嘴唇凑上去,微微踮起脚尖仰起脑袋以索求一个长吻。

 

“你也不是。”Fliqpy回答,夹带烟草气息的分子迅速随着雨水的舞动,像是狂徒一般涌入填充了Flippy的鼻腔。一个丝甜的吻,混合着彼此的味道,亮晶晶的唾液在红润的唇瓣之间搭起一座雪亮的桥梁。雨水依旧在肆虐着,但他们已经烦不可耐。

 

雨水顺着发丝流下,绕过耳垂,打在仍在燃烧着的火焰之上。那火焰像是违背了常理一般,在愈益猛烈的雨水冲击之下燃烧得更加剧烈,火星随着雨滴的节奏在风中起舞溅落。它吐着火舌,像是要到那黑夜之上,将那可憎的屏障给一点一点打碎。

 

两双军靴并排放在临街的屋檐下。它们仍是干燥的,与周围潮湿而黏腻的一切格格不入,又因为被人所遗忘在一旁而显得寂寞不堪。散开的鞋带交织在一起,不知何时打了个死结,像是恋人十指紧扣的手掌,一旦纠缠上,就难以分开。

 

去他的不合适。

去他的与伦理相悖。

谁决定了命运一定要按照世俗走?

 

Flippy嘴角挑起一个笑容,用食指对准Fliqpy的太阳穴,像是孩子样笑了出了声。

I got you.

You cannot run now.

 

你跑不掉了。

如果你离开,我就开火。

 

Fliqpy微眯眼睛,那双漂亮的金色双瞳里透露出一种若有所思的光芒,许久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一个弧度,抓住抵在自己脑门上的手指。单膝跪下,在指缝间留下自己的一个吻。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金色的眼睛里满是笑意,有些满意地看着对方因为措手不及而划过双颊的绯红。

 

You are my POSSESSION.

你是我的所有物。

 

雨似乎停下了,火焰也渐渐萎缩成为一缕上升的灰烟。

他们换去湿透的衣服,套上被遗忘许久的军靴。

双肩靠在一起,看着东边徐徐升起的一抹红日。

 

 

管他未来是什么。

管他是多么坎坷,多么地离经叛道。

只要……

 

You are here.


评论
热度(32)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