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觉军】mistaken meeting ||错误相遇》

自己一个神经病的吸血鬼脑洞,给自己解压用,对吸血鬼的了解基本为零。


私设成山,Ka-Boom,Sneaky出没。


OOC OOC OOC 如果有空再后续




错误相遇


01


Flippy的愿望是成为一名军人。


但不幸的是在他年纪达到可参军的那个晚上,血统稀薄到可忽视的吸血鬼细胞就像是冬眠过后一下子觉醒了。没有强大的实力到仅是注视人就可以让人类臣服,却仍需要血液,怎么想未来都是万分坎坷。


 


“Flippy,你……哈哈哈。”Mouse Ka-Boom,Flippy的挚友之一,听说了Flippy的经历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拍肩安慰Flippy,一边抹了把眼角的泪水。作为为数不多的知情者,其实Ka-Boom本身也具有吸血鬼血统,但好在觉醒的时间晚且表现不明显,又有Sneaky着一忠实血仆,于是问题也不如Flippy大。笑到最后Ka-Boom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颇为认真地看着Flippy,一脸语重心长地说:“我觉得你应该找一个恋人了,至少不说谈恋爱,维持生命也好啊,虽然对不起人家。如果实在不行你扯得下脸随便找一个酒……”


 


“I refuse.”Flippy立刻笑着打断了Ka-Boom。


嗯,劳神伤财亏本买卖。而且咳咳咳。


但对于找恋人这事,Flippy也是到了该谈恋爱的年纪,而且眼下也是关乎生命,Flippy倒是难得的点了点头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02


“哈哈哈——!”事件再一次以Ka-Boom的笑声开始。这一次Sneaky也前来旁听,虽然没表态,但嘴角的抽动表示这位冷静的外表下其实在忍笑。


“我说第一次不忍下手,第二次被人冷艳地甩了,第三次你居然找到一个说我更喜欢你和男人在一起的,也真是够拼的,Flippy。”


 


Flippy一脸苍白,动了动嘴唇却发现完全无力反驳,只好有些郁闷地喝下眼前的冰柠檬汁。他好歹是一个中学收情书无数,抽屉被女孩子们塞满礼物的人,但毕竟没谈过恋爱,遇到这种尴尬的局面不免有些束手无策。


 


但好在Ka-Boom讲义气,使个眼色,Sneaky就从包里掏出两包尚还冰凉的医用血浆。


 


“你知不知道我和Sneaky 差点被那腿长的护士给抓到,哦,你不知道。所以Flippy你要加油好好活着别辜负我们。”Ka-Boom一脸郑重其事。


“其实是他腿短。恩,一个公主抱搞定。”Sneaky补充。


“Sneaky!”“什么?:)”“我……没什么。”


Flippy在手机上寻找防瞎墨镜。


但这也不是一个办法,Flippy叹了一口气。


要尽快解决啊。


 


03


Flippy工作后有些郁闷地到酒吧里喝点小酒。他没有Ka-Boom所说的欲望,只不过想借酒缓解一下再次失利的郁闷。有时候Flippy甚至觉得军部已经开始对他Say Goodbye了。


 


“喂,那位,你占到我的位置了。”Flippy抬头,看到一高大的绿发男子站在自己身边,用食指夹住两枚硬币扔出,向酒保点了两杯高浓度的酒水。若是平时,Flippy会不愿惹是生非主动让开,但莫名的,他今天心情极度不好以及头脑发热态度生硬地说出我拒绝。


 


“Interesting.”在Flippy想好和对方争辩的词措时,对方却在自己对面坐下了,不知情的人或许以为他们是一对久别重逢的好友。


 


“What happened?!”Flippy觉得自己一定是拿错剧本了。


这就是错误相遇的开始。


 


04


之后的日子,Flippy有几次去酒吧,每一次都恰好能见到那人,也渐渐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叫Fliqpy,是酒吧的常客。Fliqpy在附近一带都是挺有名气的,许多女孩在他那双金色的漂亮而具有魅惑力的眼瞳下被俘获,但Fliqpy本人似乎并不感兴趣,只是一如既往地一个人坐在固定的位置喝酒。


 


平日没人或是酒吧的常客们刻意避讳坐Fliqpy的位置,就算是有人不小心就座,也会在服务员的善意提醒下有些歉意地离开。巧合的是,Flippy相中了那个位置——靠近窗户可以看外面的景色,且服务员刚来不久也不知道这般,于是就有了后面的展开。


 


“Er,I’m trying to find a girlfriend. It’s my secret.”Flippy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才会对Fliqpy说起这些。然后看对方一脸淡然知道自己又自作多情了。


 


Flippy开始闷头喝酒,偶尔抬头看到的只是对面的Fliqpy点燃一支烟,静静地不知道在看什么。这样的注视一直维持到Flippy的意识变得混沌,一头栽倒在满是酒瓶的桌上。


 


05


白光刺激着Flippy的视觉神经。Flippy尽力地睁开双眼,看到的是灯光大开的白色墙壁,似乎是深夜,差一点到达午夜,到处都是一片寂静。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Flippy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你醒了?”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Flippy差点从床上滚下,一转头看到那熟悉的绿毛脑袋后舒了口气,起码没被人贩子抓走。环顾四周后,Flippy的目光重新聚焦在Fliqpy身上,“这里是你家?”


 


“对,你喝得烂醉如泥,于是我只能将你带回家。”Fliqpy也懒得拐弯抹角,一边叼着不知道第几根的烟回答。他的头发上沾着水珠,似乎是刚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


 


“那我……”Flippy下半句话还未说出,看到要指向十二的时钟时脸唰的一下白了,本来想着喝完酒就回去,于是没带血袋,但是没想到喝醉了。随着午夜的钟声敲响,獠牙毫无暴露地生长,眼睛的颜色像是融化的血水一般迅速蔓延将原本的绿瞳染成一片漂亮的猩红色。


“呐,Fliqpy,我有个请求。”Flippy抬头的时候,嘴角很明显挑起一抹笑容,眼睛微眯像是院子墙头栖息的猫咪,明明是本来的声音,却带着一分不同寻常的独特的妖媚感。


 


06


然后第二天,Flippy就在自己的脖子上也发现了两个牙孔。


有些惊讶颤抖地指着Fliqpy的时候,后者拿出了吸血鬼法典指着其中的一条:


吸血鬼之间不可互吸同族血液,除非……


夫妻。


 


07


于是两只过上了没羞没躁的日子,真是可喜可贺。




FIN

评论
热度(15)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