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幼兽》

两只幼兽相互舔抿着对方的伤口,鲜血让他们的神经兴奋起来,全身的细胞叫嚣着像是不知后果地索取着来自鲜血的刺激。它们不知道自己是谁,父母是谁,甚至不知道在这个仿佛只有彼此的世界上有太多东西能在一瞬间将它们掐死。它们的眼里只有彼此——不准确地说是对方所带给自己的欢愉。尖锐的牙齿一次又一次地穿透对方的毛皮,咬破在那之下细薄的血管,贪婪地舔食着那汩汩冒出的滚烫的液体。愈合,破裂,如此往复,它们终有一天发现自己或是对方伤痕累累,伤口即使被咬得再深也不会在流出任何液体。对方失去了它们应有的价值,在它们的眼中。

它们分别了。

在下山的途中,道路被分为两条。

一条是面朝黑暗的树林,荆棘在其中生长,一旦走入或许就回不到来时的路。

一条是鲜花盛开的灌木丛,蝴蝶翩飞在花阴中,美好得仿若是人类世界所说的伊甸园。

年长者一头扎进了黑暗中,而年幼者贪恋鲜花的馥郁,它们最终分开了,仿佛过去的日子不过是一场泡影。

它们奔跑得太快,以至于脚印都留不下它们。

树们摇曳着它们的手臂,用自己特有的,或是芬香或是枯冷的方式迎接着擅自闯入的外来者。它们甚至不知道危险。

在此之前,它们的眼中只有对方。

而现在是整个世界。

如此未知。

啊……来日方长。


评论
热度(2)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