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觉军]【短打】Love Ya》

*不在状态的短码,或许有不适。改日再凑成故事。剧情乱。

*Love Ya= Love you【口语与正式的区别貌似

*灵感来自BGM,但是写不出那种感觉心塞_(:зゝ∠)_

BGM:Love Ya—— SS501


Love Ya

 

他是个骗子。——题记

 

 

Flippy病了。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到底生了什么病,日复一日地,苦涩得难以下咽的药物填充着他的胃袋。有时候就要觉得自己要死去,可偏偏有人在死亡边缘拉了他一把,把他拉回了现实。不知应该庆幸逃离死亡,还是要继续恐惧生的厄运。

 

你会好起来的,站在床头边绿发的男人说,手上拿着的是Flippy熟悉不过的药汤。这是服用药汤的第三周,起因是Flippy已经开始恐惧冰冷的针孔了,那药液注射在肌肤与血液间给你的感觉就像是一条有鳞片的蛇游走在你的身体里。

 

生命原来就是如此脆弱,稍纵即逝。

 

“你的命不只是你自己的。”男人这么说,撇了他一眼似乎看出了Flippy的想法,微微哼了一声,像往常一样将药汤灌入对方的肠胃里。苦涩而呛鼻,难以言语的涩味迅速蔓延了整个舌头,而那迅速下流的温热液体顺着稀薄的管壁抵达身体各处。明明是治愈人的良药,却像狂徒一般肆虐着虚弱的躯体。

他所不知道的是,在他皱着眉头睡去的时候,男人的嘴角总是下意识地上扬。打开电视机,看到最新的寻人启事后“咻”地一声用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你要去哪里?”

“我太困了,Fliqpy。”

“那就躺回床上。”

“我说我感到厌倦了,Fliqpy。I hate this.”

 

Flippy取下自己头顶上的帽子挂回衣架上,从口袋里取出一排药片摔在地毯上,摔得稀里哗啦响。像是把两年积怨下来的痛苦给一并发泄了出来,愤怒的吼叫高得已经不是人类的范围。胆颤地,Flippy抱头坐下。他已经开始后悔了,他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Fliqpy发火,又为什么那么软弱不堪。

 

这不能再糟糕了。

 

Flippy透过客厅的镜子看到自己,嘴唇白得像是在棺材里躺上了几个月的人,没有任何血色。若不是有衣服披在身上,稍微掩饰了大衣下的身体,Flippy绝对不承认那具骨架是自己。“I’m sorry. I didn’t mean to do it.” Flippy咬了咬嘴唇,声音有些无力又有些颤抖,像是会随时倒下,“我只是想出去看一下外面的世界,”

 

“别去想那些。”一个交杂着烟草味道的吻落在唇瓣上,全身的荷尔蒙在一瞬间被调动起来。没有继续深入,Fliqpy只是静静地松开手,用那双鎏金色的眼睛注视着不知所措的Flippy——它尖锐得仿佛能看透人心。

 

那就好了,别去想别的。

 

 

 

Flippy还是跑出来了,拿着抽屉里攒下的纸币和碎小得装满了一袋子的硬币。他甚至已经忘记了咖啡的味道,有些生涩地撕开一包糖加入咖啡中搅拌。温暖的气流上升糊花了他的双目,捧着那杯咖啡,Flippy喝了一小口。同样是苦涩,却不同于药物。

 

他感觉精神多了。大概是取得自由所带来的心理作用吧。Flippy想着,把目光投向了咖啡厅里的小电视里。上一次来到这家的店的时候,在转播一场足球赛,不是球迷的Flippy也跟着喝彩了一番。电视里放着的是一条寻人启事,或许是时间太久远了,没有人关注,但是Flippy还是注意到了,手里的咖啡杯一下子滑落下来,洒了一地。

 

你在说谎。

从头到尾都是。

 

Fliqpy嘴里叼着的是燃到一半的烟。对于Flippy的行为他并不意外,甚至笑了出声,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再好笑不过的故事。

“开枪吧。”Fliqpy用烟头碰了碰靠近他太阳穴的枪支,“知道了就别松懈。”

 

 

【即使全世界与我为敌,我也不妥协,不能没有你。】

【那些人并不爱你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明白。】

【我是疯了吧。】

【那又怎么样呢】

【Love Ya】


FIN.


黑框的前两句来自歌词。

来求个月考过关保佑【你

评论(3)
热度(10)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