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点文]【军刺】Escape 逃脱》

短码,别人的点文(就给个题目啊那位还没lofter→_→……),CP军刺,雷慎,

*逻辑性几近无,架空教廷背景
*CP感很弱。因为短。
*Q=P,OOC有?


BGM:Catch My Breath - Kelly Clarkson


Escape 逃脱


-01

年老的教皇坐在王座上。他老了,昏黄的双目甚至看不清教堂顶端的彩绘玻璃及其上安吉尔的样貌。他说他听见了天使摇着黄金的圣铃声,上帝使者绕过三根铜柱将来自天堂的旨意铭刻在自己的脑中。

 

“该把他放出来了。”教皇说,“我没疯,流放恶魔。”

 

-02

急促来往的人群打翻了Flaky的篮子,甚至来不及捡起掉落的物件,它们就已经滚到城市不止哪个角落去了。年轻的红发少女着急得快要哭出来,偌大的城市显得人类格外渺小。若没有帮助她,少女就不得不面对未将鲜花及时送到的盛怒。

 

“是你的东西吗?”有人将鲜花一支支地从地上捡起,重新交回了Flaky的手中。

 

“Fli……Flippy前辈?”少女感激地接过递来的鲜花,看到对方胸前的荣誉勋章有些惊奇地叫出声来,有些犹豫又有些兴奋地盯着对方看,“您执行任务回来了?”因为激动粉嫩的小脸涨得通红,口中的话语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嗯,不完全吧?”Flippy说,用有些粗糙的手抚摸着Flaky的脑袋,笑了笑继续说“教皇还需要远征,暂时停留。”

 

“远征?”

“是秘密哟。”Flippy嘴角划过一个温和的弧度,却并不打算再说什么。

 

-03

Flaky哼着歌将洗干净的白色衬衫晾干。七彩的肥皂泡在搓洗间冒出,一不经意的分神很快溢满了盆子,浸满了地板。手忙脚乱地拿着比自己身高高上了许多的地板刷清理干净后,Flaky像是完成了什么伟大的事一般长舒了一口气。隔着不远处就是一座神圣的教堂,每日巡逻的骑士会骑着他们的高头大马路过人群来往的大街,威风的样子时常让小男孩们惊叫起来,拉着小女孩的手说我长大以后一定要成为一名骑士。

 

今天依旧是平常的一天。Flaky系好自己的帽带,双脚轻盈地伸进去年作为圣诞礼物的小红鞋中,一边愉快地唱着一首童谣一边捧起早已经准备好在一边的鲜花。今天的任务是把鲜花和幸福都带给大家。Flaky在心里说,握紧了拳头给自己打劲,深吸一口气后带着自己所能做到的最灿烂的笑容走出了门。

 

人群依旧是拥挤的。Flaky再一次被挤进了城市的一个不知名之处。伸出手探了探,什么也不认识。突然Flaky捂住了嘴巴,尽自己最大努力不让自己因为惊恐而发出声音。她看见了身披银色铠甲的骑士们推着一位头发凌乱遍体鳞伤的女人,偶尔抬起的苍白的脸上那双灰色的眼睛满是憎恶。除此之外,她在骑士中一眼认出了那个熟悉的身影——Flippy。

 

过度的震惊让她手中的花篮一瞬间从手中脱落摔到了地板之上,哐当的声音在安静的小巷里格外的刺耳。

 

“什么人?”领头的骑士敏锐地捕捉到这许声响,拔出了鞘中的剑就要向着Flaky的方向走来。有那么一刻Flaky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嘭嘭地跳动着,仿佛要破开那层薄弱的血肉冲出。

“交给我吧。”有人伸手拦下了骑士的步伐,转身一步一步向着Flaky靠近。

 

他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惊恐的她仿佛是一只受惊的小鹿,满脸的恐惧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伸出手等待着降临的责罚。

“我数三下,你就跑,不要回头。”Flippy说。

“三”

“二”

“一”

“跑!”

 

-04

“愚昧的女人诱惑了我们神圣的教皇。这巫女我们将处之以火刑!”

裹着红色头巾的Flaky挤在了人群的前列,双手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自己前几日所见的少女如今正被绑在十字架上,凌乱的头发以及身体之上全是肮脏的沥青和松脂,虚弱的姿态里依稀可见昔日的光彩动人。

 

她是无罪的。Flaky知道,但是口就像是被堵住了一般怎么也说不出。怯懦,同时也是自我保护,为了不使下一个火刑之人是自己。

 

薪柴被扔出去的火把点燃。

 

女人痛苦地尖叫着,扭曲的声音仿佛遭受着地狱业火灼烧灵魂的痛楚。她的长发在火焰中化为灰烬,而曾经的雪肤花容变得皮焦肉烂。凄惨的姿态让Flaky感到腹部的一阵恶心。

 

The world is dirty.

世界肮脏得令人发指。

 

-05

锁链被轻易地解开,有着金黄色双瞳的人嗤笑着看着那自以为能束缚自己的士兵们。

“愚蠢。”他动了动嘴唇。

“现在,我应该去找那个小女孩?”

“Interesting.”


FIN

评论
热度(18)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