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铃舟
你就告诉他,听我说话。
如果他做不到,那么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堆积梗题和碎小心情的无聊人,慎关。
 

《[Frozen/Elsanna]Day and Night》

BGM:Ich Will Immer Wieder... Dieses Fieber Spr'n——Helene Fischer

*架空,文题与内容无太大关系。

*CP:Elsanna


Day and Night


-01

说实话,待人冷漠并非是我与生俱来的特性,至少从我前段日子大扫除整理出的老照片来说——照片中的我像个疯丫头和其它女孩子狂闹。硬要说个原因的话,大概就是中学的时候,一群女孩子捉弄我,走进教室的那一刻装满水的铁桶从门上掉落,弄得我全身湿漉漉的。换做是从前,不说揪住她们的领子讨个公道,就开始哭了。但出乎意料的是,我没有愤怒,更没有悲伤,平静地看着眼前那几个素不相识的捂着嘴巴在嘲笑我这般丑态的女孩子。然后我绕过她们,在她们面面相觑的目光里走进了洗漱间换掉我湿透的制服。

 

她们开始害怕了。我从她们的眼中看出。若是我大哭大闹的话,或许还不会让她们这般害怕,像是看怪物一般的眼光盯着我。我挑了挑唇角,露出一个微笑。我前进几步,她们就后退几步,口里还不住地念叨着不要。其实我并没有愚弄别人的想法,也并未打算告诉老师这有些过分的玩笑,只是单纯地觉得这样也挺有趣的。

 

但很快我厌烦了,逐渐的我发现自己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来。是的任何事情,除了书本的知识,兴趣和热情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我宁愿花大量的时间遨游在书的海洋,也不愿去和任何人说上一句话(我很爱我的父母,可惜他们在我尚还年幼的时候就离去了)。剩下的学生生涯基本是我一个人坐在图书馆靠窗的位置,世界安静得就像只剩我一个人。

 

-02

“Elsa,春天来了哟。”有人对着我的耳垂轻轻哈气,暖洋洋的气流让我感到耳朵一阵酥麻的痒意。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一张带着些小雀斑的脸,红棕色的头发柔顺地梳成两条辫子垂在脑前——尽管看见了很多次,但每一次依旧让我想起某牌子的巧克力,化在口中的感觉润滑而甜蜜。

 

长期倚靠在树下的原因,衣角沾上了些许木屑和草根,恢复知觉的大腿感受到了衣料下绿草针尖所刺进去的痛觉,不是特别痛,只是有几分难受。我四下寻找着我的书本,抬头却看到她有些得意洋洋地举着我的书本。

 

“还给我,Anna。”我说,叹口气,语气里满是对她这有些孩子气的行为的无奈。

“你听我说话我就给回你。”Anna眨了眨眼,还冲着我吐了吐粉红的舌头。

“我什么时候没听了。”

“有啊,比如前天我和你说……”

“Well,别说了,你想说什么?”我连忙打断她,我见识过她回忆往事的功力,有些头痛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我听着。”

 

不出所料的,那本来就泛着健康的红光脸浮现出了喜悦的光芒。瞥了周围见到没人,就坐下来,用肩膀推了推我,一脸严肃得就像在说这是一个秘密你不要说出去。靠得很近,能闻到一股特殊的气味,是洗过的衣服散发的清香,还有被晒得暖洋洋的发间的一股味道——就像是太阳。我有些惊异于自己的想法,但回过神看到的就是Anna有些气鼓鼓的脸,表情满是对我分神的不满。

 

“下一周就是学校为了迎接新春的假面舞会。”Anna说。

我点点头,虽然平时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图书馆,但校园的重大活动还是知晓几分的。我挑了挑眉,嘴角划过一个浅淡的弧度,“那有什么值得注意的?”

“我跟你说哦,Elsa可不要吓着了。”她突然把脸靠近了,近得就像是要贴上去。我下意识地就要拿起书本去挡住,摸了空才记起自己的书还在Anna的手里乖乖地躺着。于是只能耸耸肩,听她继续讲下去——想必我在她眼中的表情就是一脸无所谓我不想知道。

 

“听说会在场上选最亮眼的同学提前入选专业实习,是不是棒极了!”说到最后我还没有反应,Anna就自己高兴得站起来了,双手激动地摇着我的双肩,知道我喊停她才反应过来,有些抱歉地停下挠挠头。

 

“是很棒,所以呢。”我趁这个空当,从Anna的手中拿回我的书本,看到那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嘟着嘴说Elsa你就不能配合一下我吗。所幸的是,Anna并非她表面看起来那样事事无所谓,她的本质其实还是个细腻的小姑娘,书本被她拿过去的时候依旧被保护得很好。

 

“所以呢——”她故意拖长了音,用手环着我的一只手臂,目光里带着几分乞求,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就陪我参加一次舞会好吗?”

 

“你的朋友们呢?”我依旧盯着她,却丝毫没被她的装可怜所影响。说实话我并不想去,那种人多而且喧嚷的地方待久了会感觉到头痛。谁会傻到去受那种罪呢?

 

“噢,别提了。”Anna松开我的手臂,有些夸张地发出一声怪叫,右手还摸着额头,“她们结伴不知道去哪里了。”突然她双手合十,一脸严肃,“Elsa就去嘛,我保证我一定不会给你惹任何麻烦的。”

 

-03

然后我就答应了。与我预计的不差,这里的确是喧嚷得很。我穿着一条淡蓝色的薄纱长裙,与以往不同的是,我把自己已经积蓄得很长的长发给放下,简单得扎成一条辫子。我坐在一张无人的桌子前,看着周围镜子反射出自己的模样。面具是Anna帮我挑选的,大体是亮银色,金色的纹理像是蛇一样蜿蜒,恰到好处地将其神秘的美感展露无遗。发丝是淡淡的金色,有趋向于白色的透明感,印有雪花纹理的水蓝色长裙勾勒出了腰身间的凹凸感,让我不禁感慨自己原来已经长大许久了。

 

那么Anna呢。说到这里我就有些头痛,说好的不给我添乱,结果一进入舞会现场人就不知道去哪里了。大概是找男生跳舞了吧?我这么想着目光向舞池投去。每个人都穿上了自己最漂亮的衣服,带着面具的缘故,所有人都不知道与自己共舞的人是谁。

 

没有。我扫视了一周得出这个结论。

凭我对Anna的了解,就算是她带着面具我也能将她一眼认出。那种活泼的性格,和一头亮眼的红棕色头发不难认出。

 

“你好打扰了。”西装模样的男子停在我的身边,举起一张照片,“请问你有见过这个女孩吗?”

 

-04

“Anna,我觉得你需要给我个解释。”我拦住明显有些心虚的Anna。

“我……我去厕所了……”Anna低头,两根食指碰在一起又分开,如此反复,眼睛时不时瞄我几眼,然后又立刻低下头不敢看我。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我露出了我平生最温暖人心的笑容,从口袋里掏出一团东西交到表情已经变得很精彩的Anna的手上,“我需要你的解释,Anna。”

 

“我从家里跑出来了啦……”Anna支吾地说着,“我没有想到这次来选人的公司居然是他们。如果不是……”

 

“如果不是你就打算一直瞒着我?”

“不,不!Elsa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这个平时古灵精怪的女孩子难得有慌张的表情,连忙拉住我,说着类似听我解释样的话语,“我……只是没有找到时机说!真的没有瞒着你的打算!”

 

“OK,I know.”我把她的手松开,笑笑,“我有说怪你么?”

“What?”

 

“啊,这个啊,没见过呢,不好意思。”我回答。

 

FIN

评论(2)
热度(8)
© 轩铃舟/Powered by LOFTER